athepicsSP  

【德赫】tangled 一发完

   ooc属于我
   瞎鸡巴乱写,不喜轻喷

  他看着手心的痕迹,一道鲜红的痕迹,那个女人留下的。
 

 他没有用魔法除去,用指腹细细地描摹那道痕迹。
  

 闭上眼,他让自己陷入沉思。
  

 他与她的第一次见面,第一次拌嘴,第一次表白,第一次接吻,第一次做爱。那个女人的褐色头发总会有几根缠绕在他的指尖,丝丝缕缕地牵起他与她。他总会想,这个女人是不是除了学习之外什么都不关心。这蓬松又打结的头发始终在他面前耀武扬威张牙舞爪。他问过她能不能把这该死的头发弄直。
  

“ I like it tangled with you.”她躺在床上,双眸明亮。他感到自己的心在用力跳动。
 

  他们像众多的小情侣一样,喜欢打闹开玩笑。赫敏这么多年第一次体会到叛逆的快感。他拉着她在宵禁后飞奔到禁林开始行鱼水之欢。她带他来到麻瓜世界抽烟,两个人一个比一个咳得厉害。

  他每每回忆起这些时,嘴边挂着笑,眉眼少了份平时的轻蔑与凌厉,只剩下柔情。
  

  多么好的回忆啊。
 

  后来,他的父亲知道了,命令他必须离开这个泥巴种。他清晰地记得他父亲对他是多么的失望。
  

“马尔福家的男人竟然和泥巴种搞在一起,传出去不令大家笑掉大牙!德拉科,我宁愿你是个哑炮。”

  他很生气,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一整天不吃不喝。纳西莎焦急地请求卢修斯把儿子放出来。得到的只是他冷冰冰的回答:“这样下贱的人,不配继承马尔福的家业。”

  他发高烧,时时呓语,纳西莎在门外抹了一遍又一遍的眼泪。
  

 最后还是纳西莎把斯内普找来了,那人板着一张脸,不情愿地对他说,听你父亲的吧。
  

  他笑得歇斯底里,然后变成了质问斯内普为什么要救他。
 

  他的面容不再英俊,他的双眸弥漫着浓雾。
  

 他开始思索这段关系,他们是否有未来。从小被灌输着纯血至上的理念到现在的丝丝动摇,父亲的反对,母亲的规劝。他的脑海中浮现出赫敏儿时咧开嘴的面容。
   

  他想跟她在一起,非常想,他设想过以后跟她的生活,有她的每一天,他们的孩子会去哪个学院,他的儿子是不是有些她一样的巧克力色的眼睛,她的女儿是不是有一头漂亮的金色头发。他曾无止尽地拥着她,一遍遍亲吻她的眼眸,她光洁的背,虔诚地抚摸她笔直的腿。他爱死她在高潮时喊他的名字,那是世间最动情的话。
  

  他只知道,跟她在一起的时候,他很快乐,很幸福。
  

  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的约束,只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。
   

 只是泡影啊。
 

   现实使他屈服。
  

  后来赫敏找到他,他漫不经心的态度以及讽刺的言语成功激怒了她。她抽出魔杖,“You son of a bitch.”红光一闪,他的手掌顿时血肉模糊。她一瞥也懒得分给他,径直走开。
  

 他捂着鲜红的手掌,精神涣散。终于支撑不住,高大的身躯滑落到地上。
  

 之间的温存仿佛还是昨日。
  

 他们还以为能够纠缠一生。
  

 最后, 他没有治愈好这道伤疤。
  

 手触上伤口,疼痛蔓延开来,丝丝缕缕往他心里钻。

 

 他扯出一个甜蜜又苦涩的笑容,那伤疤是他的罂粟花。

 就让它在这吧,这样,我们还是纠缠在一起了。
 

 耳边还回荡着赫敏的话“I like it tangled with you.”
  
   

2018-02-19 评论-3 热度-18 德赫
 

评论(3)

热度(18)

©athepicsSP Powered by LOFTER